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此生不换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短文学网
 

“如果真能定格在这一秒,像这样的,让我一直静静地看着他,那该多好。”小看着地面上的泉——清澈湛蓝,水面如镜,偶尔有几片残叶飘落,荡起一层层浅浅的水纹......目色痴迷。看着看着,心底不知不觉中升起一丝温馨,渐渐的暖了全身,如和煦的风轻拂过脸颊一般。

或许,这就是情吧。小雪想。

可是,小雪很清楚,她和他是也不会在一起的。因为,她是飘在蓝天下的一片云彩,而他,却是地面上的一池清泉。天与地的距离,只是一眼的瞬间。然而,这一瞬间的距离,对于小雪来说,一辈子也难以到达。

“小雪,我们该走了”。这时,风婆婆来催促她,“这里距离南国还有很远的路途,我们不能耽搁了。”

“风婆婆,能再等一会儿吗,就一会儿就好”?小雪眼神里含着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风婆婆。( 网:www.sanwen.net )

风婆婆见小雪这副表情,很是纳闷,并且有些心疼。她没有亲人,小雪是她唯一的陪伴。在风婆婆的心里,早就把小雪当成了自己的骨肉一般来看待。

“小雪,告诉婆婆,你这是怎么了?”风婆婆关切的问道。

“婆婆,我......”,小雪支支吾吾着说不上话来,脸色略显红晕,就像那种青涩的苹果沾了半点红一样。

“小雪,你动情了,是吗?”看着她害羞的表情,风婆婆猜出了大概。她知道小雪这心思,丝毫不会掩饰什么。

小雪低下头,羞怯地指了指下方的泉,依然没有说话。

风婆婆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不禁脸色一变,暗自叹了口气。

这孩子,怎么偏偏就喜欢上他了呢。风婆婆心里担忧着。

“小雪,你喜欢谁婆婆都没有意见,可是——,唉”,她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小雪,你自己也知道,你们俩是不会在一起的。”风婆婆忧心忡忡地看着小雪,希望她能够清醒点。她也不想这样的打击小雪,可是她知道,这东西一旦滋生,如果不及时的遏止,就会像是疯狂蔓延的紫茎泽兰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她不想小雪日后因此受伤难过,只得现在就斩断小雪的情思。虽然对小雪来说很残忍,毕竟,这是她情窦初开的最好年华的最的爱恋。

小雪抬起头来看着风婆婆,的眼神中已没有青少年癫痫了泪珠盘旋,但却另外的透着一丝。

这孩子的倔劲儿一点儿没变啊。风婆婆无奈道。她很了解小雪,小雪外表弱不禁风,但骨子里却很,认定的事儿如何劝也不行。

“婆婆,我知道。我只是想这样的看着他而已。小雪已经长大了,明白有些事儿只能如幻一样,却永远不可能成真。”她顿了一下,回过头深深地看了泉最后一眼。忽然,她喜出望外,激动的看向风婆婆,“婆婆,你看,他的泉面上是不是有我的影子?”

“嗯?小雪。真的有啊”,她俯身望去,发现泉面上真的有一部分纯白,虽然很淡很朦胧,但却真真实实的是小雪的影子。

“难道这泉也......”

风婆婆又看着小雪,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宛如一朵出水芙蓉。

“这孩子,”风婆婆会心一笑,说道:“小雪,那我们更应该及早的赶去南国,快些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这样你也能早些回来......嘿嘿。”她笑着看着小雪,发现小雪早已满脸通红。

“嗯,婆婆,我们启程吧。”说完,小雪就往南方飞去,没有再回过头。

“这孩子,她长大了”。看着小雪的决绝,风婆婆欣慰的笑了笑,面色慈祥。也赶紧的跟了上去。

“婆婆,这就是南国么,好繁华啊,就是太涝了。”小雪看着地面上参差的建筑,被迷花了眼睛,不禁惊讶地道。心里却想着,“只是这里的水可没有泉那般清澈迷人。”

“嗯,南国的确要比我们北国富饶许多,但是这里的世人早些时候被利欲熏红了双眼,过度的破坏自然,因此惹恼了天帝。天帝命神让此地三年之内阴雨连绵不息,所以如眼前一样,南国成了一片水乡,且天天的乌云蔽日,三年没有出过太阳。”风婆婆解释道。

“那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小雪好奇的问道。

“三年已过,此地的人也已经悔悟,天帝让我们来恢复南国的风和日丽。”风婆婆看着小雪,微笑着问道:“小雪,你好像有心事啊,还在惦记着泉么?”

小雪一听风婆婆逗她,忙解释道:“才不是呢,我是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回北国。”说这话的时候,白皙的脸庞却瞬时的通红。

风婆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么着急回去干嘛啊,小雪?”

“婆婆好坏,不理你了。”小雪又是满脸羞涩,眼神却不自觉飘向了北方。

——我会等到和你重逢的那检查不出来的癫痫一刻。那时,我展现的,将会是这一生中最容颜。小雪心里憧憬着。

可是,有时候,单纯的幻想就如泡沫一般,美丽却又易碎。不是吗?

就这样,小雪和风婆婆安心的留在了南国,这一留,就是十年。

“十年了,不知道他还好吗,是否还如当初般的明净无尘?”小雪飘在,遥望着北方,默默着梦里的儿郎。

有一种,它会悄然生根,然后化为的,在心底无限的蔓延,让自己的情绪不能自已,这就是爱情。而此时的小雪,就是深陷在了这种情感中。

这十年来,她每时每刻的惦记着北国,惦记着泉,相思之苦早已被她彻底尝尽。有时候小雪甚至想偷偷地赶回去,哪怕是能看泉一眼就好。但她很清楚自己的使命——南国的人需要她,这片依旧潮湿的大地,也需要她。

十年的暖阳,却晒不干三年的阴凉,这就是苦难的力量吗。小雪感叹道。

“小雪——”。

正当小雪发呆之际,远远的传来了风婆婆的声音,将她从思念中带了回来。

“婆婆。”小雪笑着看着风婆婆匆忙的身影,问道:“什么事儿让您这么着急啊?”

风婆婆喘了一口大气,自言自语道:“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啊,跑几步都感觉累。”她又拍了拍胸脯,接着说道:“小雪,老婆子我也不吊你胃口了。天帝下诏说这里的气候差不多适宜了,咱俩可以回北国咯。”

“北国”!小雪一激动喊了出来。那个她梦中的,梦中人的故乡,如今真要与她相逢了。她日渴盼的事儿,这一刻总算尘埃落定。

她仿佛回到了从前。淡淡的云彩,清清的泉流,再添上最单纯的爱恋,真是一幅绝美的风景画......不一会儿,小雪回过神来,莞尔而笑地看向了北方,如这十年来的遥望一样,眼神中透着浓浓的希冀与眷念。只是,此时又多了几分急切。远处,正落山头,一缕余晖划过小雪脸颊,使她的脸上更添一份风韵。或许,也是这十年的时间,让她真正的成熟了吧。

十年了,北国还是依旧的温暖如春吗?小雪笑了笑。

时光悄然飞逝,小雪又在相思中煎熬过了两天。此时,她终于回到了北国。然而——

眼前,昔日一棵棵参天的古树只剩下干枯的树桩,半空中也没有了飞盘旋的靓影, 出现的,只有一幢幢新起的高楼大厦。它们代替了树木,参差密集在北国的每一处男性癫痫病是否会遗传?角落。

那个钟灵毓秀的北国,那个风光旖旎的北国,那个处处鸟语花香的北国,是这里吗?

远处没有了如茵的草毯,映如眼前的只是楼宇,一栋又一栋。也没有了牧童悠扬的歌声,取而代之的,是汽笛声在耳畔轰鸣。

十年的时间,可以让大涝千里的南国回复风和日丽,也可以让山清水秀的北国变得乌烟瘴气。正如安逸中的人们,只会在享受中走向灭亡,只有苦难,才能让人清醒。

小雪凝视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置信。倏然,她眉头一紧,冷汗瞬间覆满脸颊,急忙地朝着昔日的绿林深处飞去。一路上,她跌跌撞撞,甚至被几道凌厉的风划破了几道口子,流出的鲜血展现着与四周不一样的颜色,似乎是在嘲笑这片肮脏的空气。

终于看到了,她梦里的良人。

然而重逢之时,伊人未变,此情未变,这片天地,却变了。

小雪俯下身子看着泉,抿着嘴唇,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眼泪。此时的泉,似是垂暮的老者,没有了半点的活力。当年那如珍珠般清澈的泉水,如今却被风干成了一片泥泞。广袤数百里的胸怀,现在只缩成十几丈的广度,连最小的楼房宽都没有。

小雪感觉心像是被撕裂了般的,眼神呆滞的打量着已经不成样子的泉。不知不觉中,她哭了,清泪无声,凄凉却甚于月色。因为,眼神中划过的一幕彻底冲决开她心底的防线——在泉的残面上,依旧映着一片影子,依旧的纯白,依旧的很淡很朦胧。如小雪的心一般,十年间从未变过。

伊人若此情不变,良人甘愿用。

这就是真爱了吧。小雪拭去了眼泪,浅笑着。

“小雪,你想清楚了吗?本帝的确可以帮你,但——”。玉台上,天帝目色慈爱,眼神中流露出不忍与心疼的心情。

毕竟,小雪也是他一直看着长大的孩子啊。

“天帝,只要能救他,让小雪做什么我都愿意,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小雪跪在地上,面容憔悴,语气却很坚定。

“你这又是何苦呢?”天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小雪沉默了良久,吟唱道:“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她念到最后一句时加重了口音,似乎已经心力交瘁了。声音幽咽婉转,就像是天殿里飞进了一只啼血的杜鹃,相思之情弥散到了整片的空气中。

“好,本帝,答应你了”。天帝吉林长春癫痫要怎么治疗勉强的笑着,心底却流满了泪水。他虽贵为天帝,却也是个中人。他知道小雪如今的心意如今已经不能改变了,而自己仅所能做的,只有送小雪去寻找她真正的。

——一个、让她甘愿牺牲自己的幸福。

就算这一切从开始便注定了要以悲剧收场,我也不会。至少,在你我生命中,都曾深爱过彼此。

“泉如今已经干涸将枯,要救他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小雪。你只有消散自身,化为一场甘霖注入泉的身体中,才能挽救他的生命。当然,这样做的话,你将魂飞魄散!”站在蓝天下,小雪静静地看着身下的泉,脑海里想着昨天天帝说的话。

不知不觉中,她笑了,笑的那么灿烂,灿烂的让看到的人不禁地感到心酸而想落泪。

这一刻,我就是最美的容颜。小雪笑着自语道,面容比三月的樱花更灿烂。

郎啊,这一笑,不倾国,不倾城,却倾我所有。当你醒来的那一刻,小雪便永远的住在了你的梦里,永远的伴你身边,不离不弃。那泉面上不会再有一抹淡影,但她却映在了你的心底。若你有一天想小雪了,那就看看自己,因为,你,就是小雪的全部。如果有一种爱恋,最后只能成全一个人的话,那小雪甘愿牺牲自己陪你、想当年。就算结果是个悲剧,小雪也愿意笑着面对,因为能这样一直看着你,便是小雪最大的幸福。

有一种分离,没有半点,却可以永远的相聚。它忘却了天与地的距离,只为那一眼的钟情,便用一生。无论是情窦初开时静静地思量,还是南国十年中的相思,或是这一刻,或是下一秒,小雪都没有丝毫的后悔。这一生,能够如此的真爱一人,于她而言,足够了。

她纵身一跃,身体化为万千相思的泪,一滴又一滴地,悄然落在了枯涸的泉面上。这一刻,小雪仍旧清醒着,因为她想看泉最后一眼,用一眼,了解她的爱恋。

这一眼,凝结进泉,成了永远!

后记:这是我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酝酿了很久,是我为写的一辈子主题栏。或许存在很大的不足,也或许会遭到有些人的鄙夷。但这是我想做的事儿,也尽力做了,我想,我没有羞愧的理由。我眼中的一辈子(仅限于文中涉及的方面),它不是轰轰烈烈的过程,不是海枯石烂的誓言,也不是花前月下的浪漫。而是两个人相互知心,不需要过多的彩饰,却能陪伴着对方终老。而这一点,我觉得正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所缺少的。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