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信.情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短文学网
 

在信息并不像今天这样发达的日子里,我和们联系的方式主要是写信。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措词,甚至都注意到要用什么颜色的墨水,信封又怎么写,要不要署的地址等;写好了信,如果不错,根据收信人的关系亲密程度,会叠成不同的形状,例如树叶、松树、心形、房子等;然后装上信封,在信封上写好对方的地址,贴上邮票(邮票由8分面值的后来涨到了8毛面值的);投入邮筒或直接去邮局寄了。这一切做完,下面就是最漫长而最焦急的等信时刻了,心中带着期冀,带着不安,数着信去又来的日子。每当邮差经过,便会期待那里有自己的信,如果没有,心中便怅然若失;如果有,便会一个人拿了信,独自找个安静的地方,轻轻的撕开,拿出那已期盼了许久的回信,不错过一字一句的在心底读起,读过一遍,生怕错过了什么,再来看第二遍。有时会因来信而河北哪家医院癫痫看得好一天心情极好,有时会流泪,却又不信上所写,于是又读了一遍,当确信自己的感觉没错时,心情就愈加的糟糕,然后开始思索自己该如何去回信。就这样的鸿雁传书的交流方式我用了十多年,虽然古老,却一直认为,写信和收信的心情是今天所有的、微信等无法代替的。因为有了那一字一字蘸着真情的书写,才让人倍感这份情的深重;因为有了写信的细心收信的喜悦,才让人愈加珍惜重逢的时刻!

收拾旧物,发现了许久之前的信件数封,而我却已把它们忘却了十几年,于是解开已然破旧的塑料袋,信都还一一装在信封里按和来信者排列有序。一封封地看那信笺和那信封上的笔迹,才发现有些昨日的朋友之面还在眼前,而有些已是陌生,想不起来信者谁,打开信封,才发现‘原来是他’啊,心中竟然有些吃惊!想来事情是经不住遗忘的,时间是真如何治疗小发作的可以改变一切的,它可以让人遗忘太多太多的往事,哪怕是那么知心的人,曾经那么熟悉的字迹……于是心中不免感慨。

闲时便展开那信笺一一来读,然后开始揣测当时写信人的心情,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根据来信者的去想当时的自己和他(她)之间到底说过什么,才使信上有这样的言语呢?信上有很多的话现在 读起来似乎才明白,当初的自己读时又是怎样的心境呢?那时朋友们说我有过迷惘,说我不够现实,说我过于理想……好像在解剖曾经的我,而此时的我自己那个时候真的是那样,一点没错,而自己却自以为是,听不进忠言,白白浪费了时日。现在看看,好啊,我为什么不早一些明白呢?又想若能当时就明白,哪还叫青吗?就是带着一丝困惑、一丝迷惘的,其中可能还有淡淡的、大大的理想,对未来满满的期待,对情完向往,独独没癫疯病能结婚吗有对深刻的思索,向命运低头的懦弱。那个时候甚至相信自己可以改变现实,改变世界,改变那个不爱自己的人的心,改变自己认为可以做到的一切。想想这些,都是因为“”二字吧!而当今天的我们已不再拥有青春的面庞,不再怀着青春的冲动,被磨平了棱角,屈服于命运的捉弄,人生的钟摆就这样循着现在的轨道一日复一日的前行,唯一可能存在的是我们的心还可以年轻!

读信的感觉依然很好,有的朋友已是十几看未再谋面,而那信笺却有的已存在将近二十年。随着那字迹看他们那人生的变化轨迹,期待可以知道他们现在的消息,于是有种冲动,想要去找一找这一位位朋友的冲动,去邀他们来读这一封封信的冲动,但终究是没有。我想就让这些信随着我的尘封,朋友只要依然很好,又何必再去打扰?

当这一封封曾饱含小孩子颠娴能治好吗深情的信件读完,我不禁在想:什么才是真朋友?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既然如水,就随性自然,遇山绕过山,遇河融于河,这份容不得强求。真正的朋友是不需见的,只要在心底里有过一丝,只要依稀记得他年轻时的样子就好了。也许不久之后,也许多年之后,我们会再次相见,也许两个人都会送上久违的笑容,问一句:“你还好吗?”也许还和当年的话题一样多,也许已找不到共同的语言,这又何妨,又怎能隔开彼此的距离,彼此心中曾经的友情?那是我们共有的青春记忆中最美丽的日子!然后淡茶一杯或者醇酒一盏,尽在其中而已,最后一笑而别!没有再约定下次相见的日期,只是彼此心底里都更加珍惜这份友情,彼此都会祝福对方路上珍重,彼此都会期待未来的路上依然有你,这已足够!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