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人在囧途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短文学网
 

文\汪 海

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然而我我走过的几十年,都是没有一件好的,就这样一直囧着。十八年前的那些囧事,更是一直萦绕于眼前。

那是我当兵在部队的最后一年,因三年前我应征入伍就在家门口当兵,都临要退伍了,部队突然来个清理家门口兵,一清就把我清到了离省城不远的一个叫野鸭塘的地方。

离开了家门口的部队,到省城的城郊后,日子过的到还清闲起来。因在部队做的是新闻宣传,整日地里下中队,到基层去进行采访。于是部队的出操、训练、执勤便是不参加了。采访回来把稿子写完,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

部队首长也为了我们考虑,因我们长日在外难得到机关食堂吃上几吨饭,后勤部门也就把我们的伙食退给了我们。

那时候的伙食费不高,一个月也就是九十块大洋。可是这九十块钱装进了我们的腰包,包里有了银子,于是便有些“款”的“派”了,再加上那时我在部队是最高的稿费收入者,最高时一天能收到一百元,最不好的一天也有一二三十元。这便是不得了治疗癫痫需要多少费用了,整日里得意了去,便不在部队吃饭了,每日里呼上几个战友到外面馆子里吃喝起来。无论那一天收入多少,当天即把它全部报销,不留一个钢镚儿过到明日。( 网:www.sanwen.net )

这样的日子是天天的过着,就连那些肩扛星星的干部也要把我这个服役士兵高看几分。

这样的日子,你说囧么,那自然是不囧的,反倒是滋润的很。可就是这样滋润的日子,囧事便是接着的来了。

因花钱没有,当天有多少,就全部把它花完。我们住在省城郊区的那个邮电所周末不上班,所以一遇周末,我们便取不到那稿费。取不到稿费,我们便是身无分文,那个时候的星期六星期天,便是我们的悲惨世界。

每个周五下午,我们几个战友外出“杀”馆子,几乎都要喝得酩酊大醉。因想到第二天是周六,不用工作的,就大睡,一睡睡到次日上午十二点,这时部队食堂的早餐早开过了。因我们都在后勤退了那一个月九十元的伙吉林比较大的癫痫医院食费,所以每天的中午饭和晚饭我们都是不能在部队吃的。

中午十二点起床,那个饿啊,简直可以用头晕眼花来形容,又不能在部队食堂吃饭,摸摸身上的每一个口袋,连一角钱的毛票也没有。没有办法,只能撑着,一直躺在床上睡,到下午两点,实在受不了。这时,我带的一个新兵徒弟采访回来,我向他借钱,他也是没有钱的。还得这新兵徒弟待人很好,他见我们一大上午没有吃东西,就去他老乡战友那里借来了半袋奶粉,权当我们的中午饭。

现在想来,我们那时是懒的,我那新兵徒弟给我们拿奶粉来了,我们还懒得去烧开水,几个战友撕开那奶粉包,就这样干抓着便是吃了。

可那奶粉是少啊,三个战友,半袋奶粉,还没有五分钟,便被狼吞虎咽了。

到下午四点,那半袋奶粉的能量在我们三个战友身上早已烟消云散。“饿”这个字一直在我们的眼前浮现。没有办法,我们采取了让我们绝对伤自尊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商量,不约而同又情不自禁地走出部队的大门,走进驻地群众的玉米地。

我们是真真正正的宝宝睡觉抽搐是怎么回事?干起了贼,我们偷老百姓的玉米,又不能偷多,一人只能偷一个,而且不能偷大的,也不能偷那好的,只拣那小个头的偷了,一人一个,回到部队,生起了那电炉烤了吃了。一边吃着,一边愧疚着,总觉得对不起穿在身上的军装,更觉得对不起那艰苦劳作的老百姓。

三个战友,一人一个玉米,也不顶饿啊,一晃,就到下午六点了,部队的食堂这时开饭了,我们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他战友到食堂去打饭吃饭。我们那口水呀,是直吞在肚里咕咕作响。

就在我们想着又要饿着肚子渡过一个难眠之夜时,我那个现在已在保险公司做老总的战友突然大喊起来“有了,有了,我们有钱了”。我们循声望去,那战友从他的行李箱里找到了七毛钱的毛票。

我们身上有钱了,三个人身上有了七毛钱的毛票,然而就像我们身上有了十万元一样,三个战友揣着七毛钱的毛票,便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大街上昂首阔步的走去。

来到街上,我们走了一圈,便是蔫了,七毛钱,别说吃饭,按当时的物价,我们身上的钱,还不够买一碗米线。没办法,我们又只能在街上游荡着。女性癫痫容易治疗吗我们不敢看那香味扑鼻的大馆子,只敢往那小摊子上瞅。突然,一个卖煎玉米饼的小吃摊映入我们的眼帘。我们不约而同的凑上去,问那老板娘玉米煎饼怎么卖。可老板娘报出价来,我们又只好失望地离开了那玉米煎饼摊。因为那玉米煎饼要三毛钱一个,我们三个人,七毛钱,一个人还不能买到一个。

我们三个人又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又一个玉米煎饼摊映入了我们的眼帘,我们几乎不抱任何希望地凑上去。这回还好,这里的玉米煎饼只卖两毛钱一个,只是个头和那三毛的相比,小了许多。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三个人,七毛钱,一个人买一个,还剩一毛钱。我们大块朵颐地吃着,就是那个现在已做保险公司老总的战友还一边吃着一边和那卖煎饼的大娘聊着,他说:“你家的玉米煎饼最好吃了,我们最喜欢吃你家卖的。刚才我们去了前面的那一家,她家的煎饼不好吃,我们没有买,所以就买你家的来了……”

我那战友话还没有说完,我和另外一个战友的脸腾地红到了耳朵根,真恨不得地下裂开一条缝,我们从那里钻进去……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