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七九六人·熊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短文学网
 

1995年,七九六矿所有人都已离开矿山,而“狗熊”却选择留下。

矿井封了,设备拆了,从祁连山引来的供水管道、从河西堡拉来的供电线路,全都拆除。建筑都低价承包,全部拆除,每一块砖都会被运走。不会留下一个人,荒山野岭,啥都没了,不必看守。

人们领上,跟随,跟随亲人,迁着人的手,都已离去。小猫小狗也随主人离去,连人类生存的老鼠都躲在各种器物中,随人逃离。人们走后,会没有食物,七九六矿海拔2200米,无水,谷物不生。

外面的世界也许无奈,但很精彩。外面有化的,繁华的都市,美女如云的街道,层出不穷的新鲜事物。重要的,人们离去是为了和家人在一起。有的人去了北京,上海,广东,有人到了国外。大多数人又小范围在张掖、金昌等地聚集,开始新的生活。而“狗熊”要留下。

“狗熊”姓熊,95年时50来岁。狗熊是外号。七九六矿许多人都有外号,我们全家人都有外号,是起的。叫老鬼,我叫大鬼,弟弟们叫二鬼、三鬼,以此类推,生多少都有外号。父亲经常出去打牌、喝酒,里十二点才回家,我和弟弟们整日在山中疯跑,都够“鬼”的。( 网:www.sanwen.net )

七九六矿的生活没有压力,矿不大,人少,人与人之间有,相互关爱,相处紧密,如同手足。人们简单、纯朴。叫小名或外号显得亲近,不生分。将他人的外号呼来唤去,而不伤和气,要依赖支撑。起外号要有水平,要符合个人特点,才会被传叫。熊爱打猎,整天在山中转悠,个性像“熊”——出没神秘,爱捕猎物。

七九六矿多痴人,矿在深山,抬腿就可上山。易亲近自然,融外力作用引发的癫痫能治好吗入自然。人们热爱美景,热爱生活。我就痴,在没有人爱读书的年代爱写,爱写七九六矿的文字,以至于读者一看到“七九六”就莫名其妙,就想跑。我也知道应写繁华的都市,写名家,写痴男怨女,写男欢女爱,这样的文字人们爱看。可我差不多独爱写关于七九六的文字,且痴迷不悟,不知悔改。熊就是痴人,热爱大山,热爱自然,旧日幻般的的时光。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与他无关,七九六矿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1995年,七九六矿又是一片热火潮天的场面,到处在拆,唯独将书店留给熊,那是他未来的栖身之所。熊做了简单改造,他搭了几间棚,在院中挖了块菜地。

留下,决心难下,坚守更难。矿山方园几十公里,就一个小站和散落的牧民,再无人烟,天还好,总能看到人或动物,而每年的十月至来年的四月是漫长的天,寒冷。95年前,七九六矿也寒冷,但那时有散热好且耐烧的新疆煤,有亲人的问候,有家人的关怀,有,而熊却没有。虽然七九六矿有烧柴,但寒流难以抵御。寒流就像美国电影《后天》中演的那样,寒流可以看到,寒流来时“噼啪”作响,滴水成冰,哈气成霜,一切都像是要被凝固。最冷时,车队所有车辆打不着火,发不了车,要靠喷灯烘烤。隆冬时节,人要围着火炉取暖,火炉炉堂通红,人烤暖了前身,后背冰凉,转过身来烤后身,前身冰冷。睡在被窝,脸上冰凉。

七九六矿的人们在精彩的世界生活了多年后,才发现,七九六矿的是最美好的时光。就像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绝尘而去。而人们却说,一千多年前的唐朝最美好。近些年,怀旧的人们回到矿里,那怕就一天,看看废墟,找找旧日的家,找点痕迹。让怀旧的情结占满心房,落几滴泪水。而回到矿山,绝非易事,只有一趟慢车停靠芨岭小站,去了当天走不了。公路年久失修,车难行走。极少有人回到矿里,而回到矿里的人发现熊还在矿里,他一天也辽宁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没有离开过。人们不禁要问?在没水、没电、没有煤的条件下他是如何生存的?有人知道,每过二十来天家人会给他送食物、生活用品。熊要到几公里外的火车站拉水。

关于熊,少有人见,他也不主动接近回到矿山的七九六人,熊很神秘,他差不多成了一头真正的“熊”。他的在七九六人之间传播,但大多没依据,成了神话。七九六矿子弟欣,2010年二月拍了一段视频:《梦回七九六矿》,拍到书店旧址,一切完好。熊不在,门头上贴着联:“普天同乐”,墨迹新鲜,好像熊刚贴好离去。

多年来,我总想:七九六矿一定会留下什么,那么大的矿山,三、四千人,几十年的、生活、梦想,被西北风吹散,说没就没了?但当我听说熊的事迹时我还是被了。我也怀念七九六矿的日子,自以为痴,我梦想有一天也回到矿里,慢慢地走走看看,寻找过去的,缅怀往日的时光,呆两天或住几天,再疯狂些,住一个,可我总为住那、吃啥、喝啥等俗事困扰。如果让我留下,我会至死。除非有杨贵妃那般美丽的相伴,我可能会留下。可杨贵妃那般的女子怎会留在七九六矿,她本就是繁华都市的产物。我骨子里就庸俗。我爱繁华的都市,爱美女如云的街道,爱纸醉金迷的生活。因为怀旧我才想回去看看,个人的。

人最难抵御孤独,《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带了简单的工具进入瓦尔登湖,一个人也只住了两年多就离开了。那湖一定有水、有鱼、能种植谷物。而七九六矿没有,熊却坚守下来,一个人坚守了近二十年。

熊在时会准备足够多的烧柴,湖好门窗,的来临。

大雁排成行,一群群在七九六矿的天空飞过。它们大声鸣叫,相互召唤,互相鼓励。向南,飞过祁连山,飞到温暖的南方。寒流总是追着大雁的尾部,如约而至。

能离开的都离开了,七九六矿只军海医院是正规医院有少部分顽强的动物留下来。草原鼠、野兔都躲在温暖的地下,一家人挤在一起,抵御。冬日还出外游走的是黄羊,它们有厚厚利的皮毛,结伴而行,并不。

七九六矿的冬天会下,下雪时会刮风。雪漫天飞舞,风刮到各个角落,风将雪刮得如蛇在地上快速游走。刮风下雪的日子极冷,人难出行,即使呆在屋内,风也会从各处缝隙钻入屋内,钻入棉衣内,把人弄冷。熊一定也像多年在七九六矿的牧民一样将羊皮简单地梳理、制成衣穿在身上,从十月穿到来年五月。羊皮大衣羶味极大,而熊早已闻不到。一个人的冬天外表己不重要,抵御严寒是冬天最重要的事。

熊冬日是孤独的,七九六矿与世隔绝,没有人陪熊着说话,无处倾诉心声。人最大的弱点是要和人分享,熊早就下决心要战胜孤独,他可以长久地七九六矿旧日的时光,他有的是。冬日的漫长,他踡缩在羊皮里,听寒风劲吹,听寒流钻入各个角落时发出的“噼啪”声响。熊在屋内,但他知道雪漫天下着,下在远远近近的山脉,下在他行走过的每一条小路上,下在废墟上。

熊黎明,当冬日天气晴好时,熊会走到没被推倒的土墙根,面朝南,晒着冬日珍贵的阳光。穿过草原,看一列列火车勿勿驶过,列车曾将七九六人一一带来,又一一送走,人们带走了火热的日子,留下一片荒凉,矿山又回归68年建矿的样子。

熊孤单影只,然而熊的心理无比强大,熊战胜了孤独。

熊一定盼望,他在冬日坚守就是等侍春天来临。尽管七九六矿的春天来的晚,但春天一定会来。熊将院里的菜地翻过,播下种子。冬天时他就将积雪一遍遍堆在菜园,解了无水的难题。入夏,他终于可以吃到新鲜疏菜。

熊又可以游山了,像非洲雄狮视察的领地。方园几十公里都是熊的,他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知道野兔窝在那儿,黄羊在那儿奔跑,候何东营治疗癫痫病医院—选对方法才行时回归,那里的草最早返绿。

天空不再灰蒙蒙的,天空湛蓝,蓝的让人心花怒放。熊可以跑得很远,向南进到祁连山,向北到达七回井,到达内蒙草原,那里有大风光,有成群的骏马,夏天后有鲜嫩的蘑菇。熊不必一定回到住所,只要带足干粮,他可以长久地在山中游荡,像一只真正的“熊”。他有多年的狩猎经验,逮只野兔,抓只野鸡,架堆火,烤熟,撒上调料,就是一顿丰盛的午餐。熊整个夏天都在游走,他留在七九六矿就是为夏天在山中游走。他痴迷于夏天,以至于他有好多天会忘了回到住所,他的住所无值钱家当,荒山野岭,早无人光顾。熊一定还有临时居所,在井口,在井沟,废弃的建筑,深山中的山洞,经过改造,都可居住。熊可以在不同的季节变换不同住所。

多年后,人们再回七九六矿时,惊奇地发现,那些树还活着,热爱自然的人们年年种、却成活率极低的小树大多活了下来,像个奇迹。它们没有被人砍伐,没被羊啃食,没被熊当柴烧了。我是熊在保护那些树,否则那些树绝对活不到今天。熊热爱自然,爱美景,爱到痴,熊绝不会毁了七九六人留下的风景。这是一片美景,更是一段念想。虽然因为海拔高,当年的小树没能长成参天大树,但它们顽强长大了,那些树已长成模样,可以撑起一片阴凉。只要人类有足够的爱心,它们能抵御寒风,顽强生存下去。

近些年,当怀旧的人们一次次在夏天回到七九六矿,人们坐在树下,吃着食物,喝着饮料、啤酒,说着过去的时光。此时,熊一定在远处观望。熊知道七九六人一定会回来,只是来的太晚了,熊已老了,完全像个牧民。没有人知道他是熊,他也不认识七九六的一代人,多年独处,他已不习惯与人交流。他远远地看着七九六人,熊得到了满足,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天,像等待必然要来临的节日。熊、满意地笑了。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