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树梢上那一颗青梅爱情

时间:2020-11-30 来源:短文学网
 

(一)

春天来了,梅树上长出一颗颗嫰绿的梅子,看着这些青梅,心里丝丝忧郁纠缠,涌起一种酸涩,岚媛想起那些流逝久远的难忘岁月。

七十年代,童年几乎没什么零食来填补空虚无聊的时光,每当看到梅树上长出很青的果子总是忍不住摘来尝尝,满足贫脊的食欲,青梅的酸涩刻骨铭心记忆。那年班里来了位新生湘哲。成绩棒,口齿伶俐,说话幽默,能歌善舞,总能吸引女生的目光。岚媛因家里出身不好,无端的自卑,羞于和们一起玩.湘哲会主动和岚媛说话,总能引来很多羡慕的眼光。岚媛为此激动不已,一个人的到来就能给你生命带来整个春天,让温暖降临在你的身上,童年的很多寂寞在和湘哲的欢笑声中销声匿迹。

阳光灿烂的日子总是很短,转眼小学毕业。

岚媛并没有为成长高兴,反而有一丝很浓很俨的忧郁,那是她感受到的第一次别离。

天高云淡的秋日,窗外叶子一片一片地飞舞,就象纷飞的眼泪一点一点地流下来,小小年纪对“人生自古伤离别”这诗句有了痛彻心扉的感受。在全市最大的中学里,岚媛认识了新的同学,开始了新的课程。

新的兴奋中她依然会常常想起湘哲,他在哪所中学,学习好不好?幻想哪天和他不期而遇。

一次放学路上,意外邂逅了。其实他们同在一所学校不同班级。他们只是互相点了点头,并没有想象了很久的那种相逢场面的情景出现。

岚媛感觉自己心底强烈的情感,她会经常去湘哲教室门口看他,这种依恋象春天的风一样和煦,看见他心里就特别惬意。初二的时候,岚媛因父亲工作变动转了学。他们零散的通过两封信,说的无非关于学校书本之类的废话。再见面,已经是十六,七岁花季少年,没想到还会在同一个班里重遇,而且还是同桌。

那时大家都在努力考大学做最后冲刺,岚媛感谢上苍对她的厚遇,藏起心头的秘密全力以赴。

岚媛有一位很好的女同学向红,从省城来,准备考艺术专业,歌唱的特别好,人长的十分漂亮。她们几个总在一起讨论功课,一起在既将离别的校园里散步谈心。

熬过高考,前途未卜的日子里,她们除了焦急的等待就是疯狂的玩耍。一天向红从省城特意跑来邀上湘哲和几个同学去风景区玩,岚媛因家搬新居没有去。

晚上向红叫岚媛去吃饭,湘哲也在。几个男生忙着洗菜,向红和另一个女生掌勺,饭吃得特别热闹。向红把岚媛扯在一个角落问起岚媛关于湘哲的一些情况,此刻岚媛完全明白向心意,悠悠的回答向红:我和湘哲只是普通同学。说出这句话岚媛心里隐隐作痛。

晚上湘哲送岚媛回家,月光很美却映照岚媛淡淡的忧伤。湘哲说他收到某大学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希望岚媛经常给他写信。岚媛真为他高兴,湘哲从小就喜欢文学,她知道他已经朝他理想的目标垮进了一大步,她也明白她与湘哲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她故作轻松地对他说:听说南京雨花台的雨花石挺好看,放假的时候带几块回来看看啊。湘哲走的前三天,特意到她的家,留了一块手帕是做个纪念。她没有去送他,带着整个身心的爱恋在心底祝他一路平安。

离别的愁绪装满心头来不及整理,岚媛又开始了紧张的复习。一天,同学拿来一封信给她看,是湘哲写给几个老同学的信,上面很亲切的问候她,并告知了他通信的地址。她只是淡淡一笑,这时正是雪花飞扬贵阳看癫痫哪家医院好飘满天空的季节,童年的美好,少年的心意,青年的情意渐行渐远,伴着满天的雪花冰冻成封,她感到眼睛和心的潮湿......

春暖花开,岚媛走上工作岗位。就是在这个季节她听说向红与湘哲恋爱了。翻出湘哲送的手帕,手帕的一角不知怎么染上了墨渍,她心痛了很久,说不上什么滋味,那曾经冰冻成封的情节一幕一幕在脑海中上演,可她知道向红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各方面都比自己优秀,她在心里深深的祝福湘哲和向红。

向红常来岚媛这边玩,她会穿着岚媛的睡袍在床上和岚媛说悄悄话,她们仍是比姐妹还要好的朋友。那年寒假,向红和湘哲俩人一起来岚媛家的时候,岚媛却感觉到一丝尴尬。她尽量想让空气缓和一点,东一句西一句闲扯,非常不搭调,岚媛感觉到心底里有种强烈的情感不断撕扯着备受煎熬,湘哲一句话也没说。后来想起,那次就象岚媛和向红在演戏。

(二)

岚媛与向红相隔一百多公里,向红不来的时候会和岚媛通信,信里从不提湘哲。后来有一段时间,向红开始在信中抱怨湘哲,说他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这时候,岚媛会不自觉地为湘哲说话,只是劝向红,也会批评向红。

一天岚媛意外收到湘哲的来信,日子过的真快,湘哲大学毕业分到电视台已着手制做了第一部电视专题片,并随信寄来电视报要她观看。接到他的信岚媛特别兴奋,看了一遍又一遍,后来居然可以在心里默默地完整背出来。她特别认真地看了那部专题片并写信谈了自己对片子的看法,告诉他依她对他才华的了解他可以做得更好。湘哲写信夸她欣赏水平了不得,并谈了自己初次制作片子的不足和遗憾。文字让他们彼此感到并不象离别的时间那样久远陌生,依然是一聊如故老朋友。

他们不知不觉通起信来,童年、少年的那种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在向红同时的来信中岚媛感觉到他们在闹矛盾,岚媛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点像小偷,开始恨自己贪恋在这种对旧日时光回忆的快乐,不再给湘哲写信,向红还是不断地用文字传达她对岚媛的思念和热情。

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岚媛照例走向自己的自行车准备下班回家,却在单位门口看到湘哲,他站在阳光里楚楚动人。

这种意外的相逢让岚媛感到巨大的惊喜,情不自禁地叫湘哲,他也很兴奋邀她与他同行。

春天的阳光很灿烂,也有些灼人。他帮她推着自行车,边走边谈,情绪热烈而亢奋。在公交车站她要他乘车,他居然说要走路。那天,他们聊了很多很多,一如童年的纯真,离别这许多年他们依然没有隔阂和生疏。他走在她身旁,那么近,逆光的脸上绒毛毕现,她侧头微仰看着他,他也看着她,脸上彼此露着真诚的笑容.她恍惚回到了从前,那个可爱幽默的男生陪伴着她孤独的童年,那个日夜生活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人就在你身边,触手可及,心中的爱意再次升腾,攀上情的枝头,抚惜阳光下颤动的最柔嫰的枝条,摇动深扎于土壤中的根须。

十字路口,该说再见了,他把自行车给她,看着她上车。

岚媛飞身上车,回过头来看他,他笑着和她挥手,岚媛突然感到了一丝不舍,一丝凄凉,一丝难过,她的快乐从此定格在有湘哲的光影里。

岚媛害怕自己会不自觉的爱湘哲,怕伤害向红,更怕让湘哲在爱的纠缠里为难。她需要勇气,需要忘记一切的勇气。不再渴望感天动地,风花雪月,轰轰烈烈的爱情,女子大了自然要嫁,她很快嫁了,带着一丝遗憾,带着对往昔岁月的无限倦恋。

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个呢

秋天,同样是个落叶满地的季节,多少有些伤感,这个季节也适合忘记,岚媛的婚礼没请一个同学参加,她坚信忘记是最好的归宿。她发誓要对自己的先生好一辈子。婚后,岚媛写信告知了红,那以后和向红联系少了,虽然她还是会不自觉的想起他们。

先生是个脾气特暴的人,她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每次受了委屈,岚媛会不自觉地想起湘哲,往惜被冰冻成封的情感融化如涓涓溪流,对夜吟唱自己的旋律,独自体味自己对爱的领悟而带来的痛苦和受伤,并甘愿欣然流血,从来没有如此深切的感到湘哲已经在经年的岁月里不知不觉深植在骨髓里,烙印如此之深,怎么抹都抹不去。

春节,岚媛接到向红的电话说要和湘哲来看她的小居,他们俩很兴奋的打量她的小家,品评简陋的装设。知道他们还没吃饭,岚媛做了两碗面条给他们吃,他俩吃的津津有味,湘哲连说好吃好吃。告别的时候,向红突然说:我们握手告别吧。岚媛感到特别诧异,认真想想,其实她和湘哲真的连手都没拉过。她们互相握手告别,这以后,岚媛再没见过湘哲。

岚媛的孩子出生了,得子育儿的快乐让她忘记很多很多,只是偶尔还会想起一些如烟的往事,感叹命运的安排。一天,向红突然来到岚媛家,此时向红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看到洋溢在她脸上准母亲的笑脸,岚媛为向红和湘哲真诚祝福,向红在岚媛家待了一天。岚媛嘱咐她很多生育常识,向红回去没几天岚媛收到湘的来信,信中热情地称她老同学,说自己工作太忙,没陪向红一起过来,谢谢她对向红的精心照顾。

(三)

不管快乐不快乐,时光从不改变它的轨迹飞样往前跑。向红和湘哲有了一个女儿,他们生活得很幸福。她们各自为生活不停的奔波,联系少了。每次去省城办事,岚媛很想去看看他们,但更愿意相见不如怀念,于是总是来去匆匆。突然一天,有人告诉岚媛,向红患子宫癌做了大型手术。当时她就懵了,心一阵紧缩。

岚媛无比担心向红的状况,企求上苍要让好人一生平安。她急忙给湘哲打电话,电话里传来湘哲低沉的声音:向红情况很不好,化疗的反映特别大,但是向红很坚强。

岚媛决定去看向红,湘哲说向红住的医院离市区很远,要她到后给他打电话,他来接她。岚媛哽咽对他说:湘哲,你要坚强,好好照顾向红。就什么也说不出来,泪水涌上了眼眶。

第二天,岚媛经过二个多小时的颠簸直接赶到医院,在急救室的病房里她看到了刚做完大型手术不久的向红。向红正接受化疗,呕吐厉害,可看上去精神还好。忍着心痛,岚媛强装笑脸和向红开着玩笑。向红在一旁看着她们,偷偷抹着眼泪。

岚媛和向红还像年轻的时候一样亲切地说着悄悄话,向红的眼神有一种忧郁,她告诉岚媛她是怎样的幸福,湘哲对她有多好。岚媛俯在她床前,从午后一直陪她说话到日落。离开的时候,岚媛读懂了从向红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心思,她没和湘哲见面。

向红妈妈送岚媛出来,她悲伤地对岚媛说:没办法,身体里所有妇科系统全拿掉了,直肠也切除了三分之一。岚媛抱着向红妈妈流泪,不停地安慰她,拿出一个信封在上面留下了所有的电话号码和几百元钱交给向红妈妈。

回家的路上,岚媛不停地流泪,狠老天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让幸福的人经受如此折磨,更希望湘哲和向红能坚强的挺过去,祈祷向红一定要平安。

那年春节,岚媛的婚姻开始出现裂痕。焦头烂额的岚媛带着儿子癫痫患者在治疗时,患者可以不使用手术治疗吗?去香港度假散心,向红和湘哲回湘哲父母家过年,非常遗憾她们错过了见面。

岚媛因为自己的生活过得特糟,不愿意把不愉快带给任何人,让朋友为她担心,她和向红与湘哲几乎断了联系。有天很晚了,岚媛意外地接到湘哲的电话,说他和同学在一块喝茶,问她好不好,又问孩子好不好?她回答说很好。沉默了好一会儿,湘哲说他来市电视台有点事,第二天一早回省城。说知道她没时间去见他,可又不甘心,因为一年里她生活的几多变故,找了很久才问到她。湘哲的这种牵挂让岚媛温暖和感动。后来听同学说那天晚上他为了找她的电话号码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也许他希望她能去见他一面,也许他希望疲惫的身心能在重逢的喜悦里带来一点轻松,也许他想和她说说向红的状况,可岚媛最终没和他见面。

生活总是不随人意,岚媛终于从自己痛苦的婚姻中走出来。生活好容易理清头绪来,岚媛却感觉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查血检查患上顽疾,这病因为医学尚未攻破所以俗称不死的癌症。她暗自感叹自己的命苦,却依然乐观,生活中许多痛苦和磨难只能一个人坚强的承受。 虽然和向红联系很少,可她一直十分关注她,听说她术后恢复的很好,也一直替她高兴。一段时间听说向红在做蜂疗,效果很好,她真诚的祝福向红,希望能有奇迹在她身上出现。

一天,向红电话给岚媛,邀她一起去做蜂疗,向红说蜂疗治顽疾效果很好,还说湘哲每周可以用车接送她们来去完成两次治疗。岚媛想到湘哲本身的压力和负担,更因为自己的不便,婉言谢绝了。后来岚媛才知道自己真的很残忍,或许向红只是希望在最后的日子让她陪陪她,只是希望最后的日子能为她做点什么?而岚媛却一直无法走出自我,童年的情节无数次捣打,筛分,磨碾,揉搓,心里种下的东西在二十几年后依然亮丽如新,无法抹去。她以为自己是无私的,但那一刻正用自私残忍地冷淡向红也冷淡着她们的友谊。

宿命还是巧合?说不清楚。2001年春节过后,岚哲媛接省机关通知开会,本可以第二天走,可那天不知怎么了,她坐立不安,鬼使神差地要了车出发,车子刚驶出市区,便接到同学电话:向红因癌症扩散去世,遗体告别明天下午举行。顿时,岚媛脑子里一片空白,天昏地暗。

泪,无声的泪从眼眶奔流而出,然后聚集在胸口堵塞成痈,心痛,痛啊!此刻,她深深地后悔,后悔自己在向红生前没陪她,后悔自己没答应和她一起去做蜂疗。恨老天无情夺走一个年轻的生命,恨老天为什么要让湘哲承受中年丧妻的痛疾?!这年向红和湘哲的女儿才九岁。

(四)

岚媛心急如焚地赶到省城,一进省城就给同学打电话,同学把湘哲的电话给了他。岚媛拨通湘哲的电话问向红停放在哪里,她想最后陪陪向红,送送她。湘哲说向红停放在殡仪馆,不能去。她顿时就哭出声来,突然感到一种巨大的失落,不知该怎么办?湘哲说你来向红家吧。这时岚媛才想起来这许多年来,自己不管走到哪,向红都能找到她。而她居然从没去过向红家,包括向红的娘家和她们的小家。湘哲告诉她大致方位要她到后给他打电话,他来接她。岚媛七弯八拐终于找到小区,凭聪明寻找那所向红曾经住过的房子,她不想要湘哲下来接她,不是怕他麻烦,更多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单独面对他,安慰他失去爱妻的伤痛。

冥冥中走到楼下,在电梯口遇到一位男孩子。一打听,他说他就是向红的弟弟。

向红啊,莫非是你特意派弟弟来接岚媛,或许你也明白她的心思?

儿童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什么

随弟弟进了家门,已经有很多同学在那里陪湘哲说话。

湘哲老了,憔悴了,头上开始有点谢顶。他有些麻木,强装笑脸和岚媛老友似的打招呼。看着墙上向红神彩飞扬的照片,她感到无限的悲伤,生命竟是如此脆弱,曾经亲密无间,情同手足的好姐妹瞬间已是阴阳两隔。

向红妈妈亲人似地拉着岚媛的手哭着和她说着向红生前的一些事,岚媛流着泪不停地说:原谅我原谅我没来陪向红。怕湘哲过于悲伤,几个同学坐在客厅陪湘哲闲聊。因为第二天遗体告别,岚媛建议湘哲休息一下。她拉着向红妈妈走到里间,希望红妈妈原谅她在向红生前没有很好的陪过向红,拿出几百元钱请向红妈妈替她给向红的孩子买点东西,此时的除了这些她还能做什么?!

下楼的时候,向红妈妈把她送出很远很远。那晚下着小雨,她们的心情就象天空小雨的泣诉,一个鲜活的生命从此在她们的生活里消失了,原来生命是如此渺小。

向红妈妈站在小雨里舍不得岚媛离去,岚媛安抚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感受向红妈妈失女的痛楚,抱着她不停的劝她,那一刻岚媛情不自禁地告诉向红妈妈,以后她就是她的女儿,只要有机会她就会来看她,她哭着把岚媛送上车,要她好好保重。

第二天下午,依然是小雨,岚媛早早地来到殡仪馆,很多同学陆续到达,互相相拥问好。遗体告别,岚媛看着躺在水晶馆里的向红,默默地和她对话,禁不住失声。

向红一直深爱着湘哲,爱着他们的孩子,可是却不能陪湘哲走到最后,上天为什么如此绝情,要生生地分开这对恩爱的夫妻?

湘哲在仪式上泣不成声,他对妻子的那种似海情深,打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岚媛抱着向红妈妈劝她节哀,岚媛抱着向红九岁的乖女儿,要她以后听爸爸外婆的话。这孩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竟乖乖点头,哭着叫她阿姨,仿佛她们早就认识。岚媛握着湘哲的手,看着他,他也看着岚媛,此刻彼此读懂了对方的安慰,向红就这样在他们不舍的情感里走了。

岚媛无法再和任何人提起向红,更无法再面对湘哲的伤痛,她悄悄地离开了......

不久,岚媛在梦里见到向红,一袭白衣白裙的红象个天使,她的新家依山傍湖,十分美丽。向红带着岚媛参观,只是笑却不说话,她看起来很快乐只是有些落寞,或许她在那里等着她的爱人。

向红走后的第二年,岚媛再次来到向红妈妈家,看望向红妈妈和向红爸爸,给向红的孩子买了新衣服。

向红妈妈此时已从悲痛中走出来,只是说起向红还会有无尽的思念。

岚媛没见到孩子,也没见到湘哲,孩子读寄宿学校,一星期回家一次,而湘哲已经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的城市去北京做他的事业,此刻,岚媛只有祝福,深深的祝福。

离开的时候,向红妈妈照例把岚媛送出很远。

路过小区花园,岚媛看到花园里的一颗梅树,树上结出许多青青的梅子,岚媛知道青梅酸涩的味道,那颗藏在心中二十多年的青梅此刻已经被她咀嚼吞咽,在岁月的胃巢里伴着她对爱情,友情,生命的不断感知搅拌,随时光的流逝溶解消化,在不经意中想起,只剩下酸酸的,甜甜的,苦苦的记忆......

--谨以此文纪念长眠地下的朋友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